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镜头·手记 > 手记

【纪检监察人·手记】 1760元分红款咋成了“烫手山芋”?

2020-09-27 15:14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炎炎夏日,热浪灼人。我们第三次来到对口联系的新塍镇开展扶贫督查。这次我们从小切口入手,把重点放在为低收入家庭持续造血的“飞地抱团”项目。

  “2019年,参加‘飞地抱团’项目485户967人,为低收入农户增加收入155.6万元,户均增收3208元,人均增收1609元……”拿着该镇有关数据汇总表,我们倍感欣慰。

  “数字背后是否隐藏着一带而过的瑕疵,是否经得起推敲呢?”组长邱云滔在心底盘算,“扶贫监督不能‘纸面监督’,必须深入细致,下沉一线实地核查。”

  在比对该镇《2019年度“飞地抱团”项目低收入家庭帮扶增收收益发放表》和《2019年6月30日前死亡人员“飞地抱团”出资本金退回表》等材料后,一个疑问笼罩在督查人员心头——该镇南洋村村民金阿康2019年1月份死亡,2019年度收益发放表中有金阿康应得的2018年度的分红款1760.44元,银行账户没有填写。这笔分红怎么支付,到哪儿去了?我们立即向镇民政办了解情况。

  “金阿康的这笔‘飞地抱团’项目收益分红是通过什么途径发放的?”

  “对低收入家庭的收益分红,我们都是通过家庭报送的银行账户发放的。”镇民政条线工作人员答道。

  “金阿康没有银行账户,他的这笔分红款怎么下发?是由谁领取的?”

  “他已经过世了,所以没有统计到他的银行账户。这笔分红应该已经发到了南洋村,可能是他的亲戚代领了吧。”

  “应该……可能……”听到这样含糊的字眼,我们心中的疑惑有增无减,于是又向南洋村村党总支书记、村民委主任询问该笔资金的去向。

  “我们村里的确收到了这笔分红款,是一张1760.44元现金支票。但金阿康生前独身一人,没有亲戚,也没有法定继承人,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笔钱。”书记摊开双手,一脸无奈,“支票现由村会计保管,处于未入村账、未处理状态。”

  确认了这笔资金的安全,我们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不过,一个担心又开始慢慢浮现——这样的账外资金处于监管盲区,极易引发私自冒领、私分挪用和侵占等问题,形成扶贫领域的小微腐败。

  如何让这样的“飞地抱团”分红款不变成“烫手山芋”,不成了廉政风险隐患,难道就没有解决之策吗?必须完善制度,加强廉政风险防范。于是,我们又召集了镇民政条线负责人和村委会负责人一起寻找对策。

  “之所以对该笔分红款无法处理,是因为无据可依。如果入村账,没有明确规定;如果私分,更是违反党纪。因此只能让资金处于只能看、不能用的状态。”一开始,村委会负责人连连诉苦。

  “这笔分红是可以入村账的。2018年,区委组织部、民政局等部门联合印发了《秀洲区乡村振兴“飞地抱团”项目低收入家庭帮扶增收计划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办法》中规定独身死亡的,分红收益和本金可以入村账,贷款归还银行。”镇民政条线负责人解释说。

  我们确认了该《办法》处于有效实用状态,建议南洋村依规办事,将老人的1760.44元“飞地抱团”分红款入村账,把这个“烫手山芋”变成为村集体的“福利”。

  这件事情虽然了结了,但是我们没有就事论事,试图从根本上解决类似问题,就要深挖问题产生的源头。该事件反映出,民政条线没有及时将死亡人员统计上报给“飞地抱团”项目资金管理方;资金管理方动态管理滞后,未能及时退还本金,并将相应贷款归还银行;相关政策宣传培训不到位,村一级政策掌握不扎实。

  随后,区纪委区监委要求新塍镇纪委牵头对另外7家类似情况逐一走访,查明是否存在同一问题;下发建议书,建议民政局牵头对其他乡镇、街道类似情况“全面体检”,并做好政策宣传指导工作,加强与资金管理方的信息互通,强化动态监管,确保扶贫政策真正落实落细落精准。(嘉兴市秀洲区纪委区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 孙华保)

分享到:
快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