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一百期:频频上演的“聚财”戏码……

2020-09-23 17:42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王老板,家里装修,能不能借六万块钱……”

  “老陈,手头七八万块钱有么?我家里装修要用钱……”

  “陆总,借五万块钱,我家装修缺钱……”

  2017年至2019年,湖州市吴兴区道场乡城管办副主任钟聚才家装修缺钱这件事在辖区内部分企业老板的小圈子里几乎人所周知,而令人意外的是,2019年10月钟聚才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吴兴区纪委区监委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时,他家的房子毫无“装修”痕迹。

  2008年5月,钟聚才从部队退伍,通过公开考试,进入吴兴区织里镇行政执法局工作。因为工作勤勤恳恳,表现优异,2012年他被提拔为该局执法中队中队长,没多久,他就在云烟雾绕中第一次尝到了虚荣心满足的滋味。

  当上中队长后不久,钟聚才一位朋友因商铺门口的广告牌存在违规摆放问题要被拆除,想请钟聚才帮忙通融。对于这样明显违反工作规定的请求,钟聚才并没有答应。但他朋友临走前从包里拿出六条高档香烟和一个红包递给了钟聚才。“你工作这么辛苦,做兄弟的也就一点小意思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钟聚才有些茫然,他将办公室门锁了,一个人想了很久,是上交纪委,还是默默收下?

  一番交战,最终贪欲占了上风,钟聚才把烟和红包放进了抽屉并帮助他朋友免除了广告牌被拆的处罚。半个月后,他打开抽屉,拿出了烟和红包。“当时抽这种好烟的时候,就觉得别人都是羡慕的,我觉得内心很受用。”审查调查期间,钟聚才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态。

  2017年,钟聚才被任命为道场乡城管办副主任并主持工作,由于道场乡地处城郊,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乡里的拆迁和建设工作进入到高峰期,城管办也成了相关利益者眼中的香饽饽。随着职位的升迁,钟聚才的虚荣心得到了更大的满足。他身边围绕着一群想方设法拉拢他的“朋友”,或送卡送礼、或请吃请喝、或阿谀奉承。“和这些老板一起进出高档娱乐会所,看着他们开好车、抽好烟、夜夜笙歌,我心中满是羡慕,觉得这才是成功人士的象征,自己努力工作,不就是为了过上这样的生活?”灯红酒绿中,钟聚才完全迷失了方向。为管理服务对象提供帮助,并接受他们的宴请和娱乐,竟成了钟聚才最享受的事。

  “出门进门前呼后拥,他们一个个向我敬酒,对我尊重备至,这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到后来,为了装饰自己面子,享受这种虚假的恭维,我便主动花钱请大家吃喝玩乐……”被虚荣心冲昏头脑的钟聚才为了所谓的面子,还经常自掏腰包“组局”,邀请管理服务对象和下属一起吃喝玩乐,但他的工资积蓄却渐渐捉襟见肘,彻底沉醉在灯红酒绿的虚假成功里无法自拔的钟聚才并未就此收手,而是将目光瞄准了日常的管理服务对象,频频索贿。

  “厂房地基超标,没问题,我帮你想办法。”

  “废品收购站想要保留,我帮你试试看。”

  “违章建筑不想被拆,我帮你和领导沟通沟通”

  ……

  为了创造索贿条件,钟聚才开始频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管理服务对象谋取利益,每次热心帮忙后,这些企业老板都会接到钟聚才以家里“装修”需要用钱的借钱电话。

  两年间,钟聚才以“装修”为借口,向各类管理服务对象索取或借款70余万元,这些钱基本都被钟聚才用于吃喝享乐,“精装”的并不是房子,而是他欲壑难填的虚荣心。

  “这些钱全都被我吃喝挥霍掉了,虚荣心让我沉溺与奢靡生活,导致妻离子散,现在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都得不到我照顾,我非常后悔……”面对办案人员,钟聚才痛哭流涕。

  2019年10月,吴兴区纪委区监委对钟聚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4月,钟聚才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同年8月,钟聚才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湖州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
快三玩法